“人活着真累啊......那么多讨厌的事情要考虑。”莱茵躺在草地上仰望夜空中闪烁的繁星,缓缓伸手虚握,当然,什么也握不住。

  伊尔瀚躺在莱茵的身旁把手放进他握空的手心,“但也有幸福的事情不是吗?不是你习惯的那种“快乐”,是最平淡不过的“幸福”。”

 莱茵轻笑,“你说过你要教我什么是“幸福”的........虽然不知道是否准确,但是我可能稍微明白一点了。 ”

  伊尔瀚惊讶的偏头看着身侧闭上眼睛说话的莱茵,他们在一起这么久了,莱茵的想法伊尔瀚也算了解一些。怎么让他明白这些伊尔瀚也是苦恼了很久,最后也没想出什么只好顺其自然了。

“我啊,讨厌人与人之间所谓的的牵绊,因为那样的互相依赖永远是痛苦多于快乐。如果想要做个无忧无虑的人,就只有什么都不考虑,放下心中的一切牵绊,这样才是最快乐的。”

  “可是,心里没有了重要的东西,的确是没有了忧虑,但快乐似乎也变得不太重要了。”

  莱茵说话的声音很轻很轻,轻到给人快要消失的错觉。

  和莱茵在一起的伊尔瀚是幸福的,同时也是恐惧的。对这个人来说什么都不重要,他随时可能抛下一切,即使下一刻就消失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。似乎是想到这些,伊尔瀚握着莱茵的手忍不住又紧了几分。

  “你真是我见过的最奇怪的家伙.......明明和那些人一样是看中我的外表,可是就凭这外表,你竟然也能把这份牵绊看得如此重要。”

  伊尔瀚听了之后撇撇嘴,“开始变得喜欢一个人只需要一个理由而已,但是持续喜欢下去,甚至变得越来越喜欢,喜欢到他的一切都超过自己,都是不需要理由的。”

  “是啊。......就算是我这么糟糕的人,为了配得上你的喜欢,也会稍微改变一下的。”

  “改变?你现在终于爱上我了吗?”

  莱茵即使是闭着眼睛,也能想象得到此刻身边的人用亮晶晶的眼睛在看着他,就是这样,他还是摇了摇头。

  “爱?那太难了,我不懂,我还远远不懂。”

  “但是我可以肯定,如果我有愿意在心中产生牵绊的人,那一定是你。”

  伊尔瀚有些失望,但是听到这句话又开心了起来,“这是个好的开始。虽然只有一点点的进步,但是我相信总会变得越来越好的。”

  “哈哈,你当这是开始,可这对我来说已经是极限了呢。”莱茵无奈的叹了口气。

  “不,这哪有什么极限!”伊尔瀚有些生气的扭头,但是无论如何却不肯松开身侧之人的手。

  “真的是极限了。”莱茵突然用另一只手支起身子,低头看着伊尔瀚。

  他继续用着轻柔的声音开口说道∶“我不会说什么愿意为了你去死的话,因为我本来就不是很讨厌死亡,说为了你肯定是假的。”

  “想不到呢.......本来只是好奇陪你玩玩,现在好像当真了。”

  “伊尔瀚。我的确喜欢你,喜欢你的容貌和财富、地位,可是这些别人也有。我喜欢的是,你身上别人所不能带给我的东西。”

  “说不定这才算是我的初恋呢.......?明明就已经是个快四十岁的人了,真是好笑。”

  “为了现在这样对我的你,我也不能是原来那样的我。”

  “我愿意不再沉迷金钱酒色,和你一起好好生活。”

  “我愿意不再目中无人,至少我眼里要能有你。”

  “我愿意”,莱茵说到这里声音顿了顿,看着伊尔瀚的眼睛里忽然充满了神采,“今后一直陪在你的身边,为了你活下去,为了今后你要一直教我的幸福活下去,直到我心里都是你,再也舍不得离开你为止。”

  伊尔瀚惊愕地看着莱茵,那双近在咫尺的蓝灰色眸子再不似以往那般的空洞。莱茵眼底深处涌起的那抹从未见过的灼热,令他再也无法从面前的人身上移开视线。

评论
热度(1)
 
© Crity | Powered by LOFTER